咨询热线

020-82020406

ABOUT US
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女子针灸电疗瘫痪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图)

作者:博乐坊更新时间:2021-03-06 12:20点击次数:字号:T|T

  高英在成都大学附属医院做完脊椎手术,为了“保健治疗”,她听从亲戚推荐,到新都区一家诊所进行针灸电疗,女子针灸电疗后瘫痪住进医院,医疗部对此事进行彻查必严惩责任人。

  针灸电疗后,她觉得颈部时常剧痛,4月24日,高英到成都大学附属医院检查,照片结果显示,颈部有异物,从影像结果来看,疑为一根断针。然而,4月25日,当医院再次进行照片检查时,“断针”不见了。

  “一种可能是当时CT照出了伪影,另一种可能是异物在人体组织内已经产生移动。”高英的主治医生说。“最好的治疗结果就是把命保住,但颈部以下可能会瘫痪。”主治医生告诉记者,当一个神志清醒的植物人,可能是高英最好的结果。

  家人:针灸电疗后她住进ICU5月8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同高英的丈夫、女儿等5名家人一道,看望已在ICU度过了12个日夜的高英。病床上的高英已不能说话,只有手指头能微微移动,相对于植物人,她只剩一颗神志清醒的大脑。

  在5月3日医院发出的“病情证明书”中写道:患者(高英)目前病情危重,死亡风险高,预后差。ICU护理医生告诉记者,高英目前的情况非常危险。而“预后差”是一种推测,意为高英的治疗结果可能会不太理想。

  高英是德阳市中江县人,与丈夫胡先生在成都市北三环边上经营茶馆维持生计。两人育有一子一女,都已长大成人。4月7日,在茶馆里,胡先生和女儿为记者讲述了高英重病入院前后的整个经历。

  家人说,半年之前高英曾严重摔伤,做了脊椎手术。一个月之前,摔伤手术后的高英渐渐康复,茶馆里一些不费力气的轻活,她杵着拐棍,都能一一应付。为加快身体恢复,一个亲戚告诉她和家人:新都区大丰街道有一个老中医,那里的针灸电疗效果不错。4月10日,高英和家人联系到亲戚所说的老中医。老中医姓吕,70多岁,大家都叫他“吕老师”。家人告诉记者,初次看诊时,吕老师对他们说“7天可以甩掉拐棍,两个疗程可以爬附近的凤凰山”。

  4月11日至4月17日,高英接受了一个疗程共7次针灸电疗,每次持续1个小时左右。高英的女儿告诉记者,电疗进行到第三天时,她下班后刚好看见满身插着针、通着电的妈妈。“妈妈对吕老师说,把电关小一点,不要开这么大。”胡先生也告诉记者,在针灸电疗的第一个疗程中,高英曾多次表示疼痛难耐。第一个疗程结束后,高英渐渐感觉到颈部剧痛。4月20日,因为疼痛加剧,家人带着高英到四川省骨科医院开了药,但没做进一步检查。

  4月24日,高英颈部剧痛的状况完全没有缓解,身体也开始变得麻木,于是家人赶紧将高英送往成都大学附属医院。进CT室一检查,一条疑为针状金属异物的白线出现在CT照片上,疑为针灸断针。4月26日,因病情危重,高英被送入ICU。胡先生表示,他和家人将为高英做医疗鉴定,讨回一个公道。医院:曾照出异物随后检查却不见了5月8日下午,记者和高英的家人一起,见到了高英的主治医生。医生为记者提供了高英的病情报告,报告显示,高英目前被诊断出14项病情,包括了颈脊髓损伤、浓毒血症、血源性感染等。“病人入院后照的第一张CT显示,双侧颈肩部软组织有异物,疑为断针。”主治医生为记者分析了病因。在该医生展示的一张CT片中,能够清晰地看到,高英颈肩部位置,有一根针状物。“但在随后的检查中,异物不见了,一种可能是当时CT照出了伪影,另一种可能是异物在人体组织内已经产生移动,目前还没有找到异物。”

  入院之初,为高英做检查的医生则告诉记者:“相对于异物入颈导致的重病,针灸时对颈脊髓产生挤压后,导致损伤和感染的可能性更大。”“高英的情况比较危险,最好的治疗结果就是把命保住,但颈部以下可能会瘫痪。”主治医生告诉记者,当一个神志清醒的植物人,是高英最好的结果。当事老中医:拒绝担责出于怜悯已赔11万5月7日晚8时许,在新都区大丰街道,成都商报记者来到了为高英进行针灸电疗的诊所。面对记者的提问,吕老师显得不太耐烦。

  “这绝对不是我的责任!”吕老师告诉记者,他的确为高英进行了为期七天的针灸电疗,但“断针入颈”这种说法,他表示是高英的亲属在诽谤自己。在记者要求下,诊所内的另一名店员递给记者一根针灸所用的针。记者看到,这根针长约10余厘米,呈银白色。店员用双手将针掰弯,说:“你看这么掰都不断,怎么可能断在颈子里?”记者询问,如果没有断针,有没有可能是针灸电疗通过其他形式导致高英生命危险?吕老师则回应,这个要看医疗鉴定结果。

  在记者追问下,吕老师又补充:“即使鉴定结果表明是我的责任,我也没有钱来赔,要钱没有,要命,老命一条。”胡先生告诉记者,吕老师曾来ICU看过一次高英,并先后赔偿了11万元,但拒绝继续赔偿。对此,吕老师告诉记者:“我的确赔过11万,是出于怜悯之心,因为不是我的责任。”新都区卫生局目前正对当事中医进行调查“针灸电疗的疗法本身没有问题,是常规疗法。”成都中医药大学教授卢先明告诉记者,目前中医进行针灸所用的针一般是钢针,并不容易折断,所以“断针入颈”的可能性的确不大。

  如果当事中医手法失误,的确有针头挤压颈脊髓,导致损伤或者感染的可能。负责办理高英一案的是新都区大丰镇派出所,民警告诉记者:派出所接到高英家属报警后,迅速找到了当事中医吕某,一开始吕某显示出积极配合的态度,愿意负全责。

  如果接下来吕某不愿意继续承担高英的医疗费用,派出所会出面协调。新都区卫生局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卫生局已经接到高英家属的投诉,目前正在对吕某的执业许可、行医资质等进行调查。

  (一)医疗费:按照医疗事故对患者造成的人身损害进行治疗所发生的医疗费用计算,凭据支付,但不包括原发病医疗费用。结案后确实需要继续治疗的,按照基本医疗费用支付。

  (二)误工费:患者有固定收入的,按照本人因误工减少的固定收入计算,对收入高于医疗事故发生地上一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3倍以上的,按照3倍计算;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医疗事故发生地上一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计算。

  (三)住院伙食补助费:按照医疗事故发生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计算。

  (四)陪护费:患者住院期间需要专人陪护的,按照医疗事故发生地上一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计算。

  (五)残疾生活补助费:根据伤残等级,按照医疗事故发生地居民年平均生活费计算,自定残之月起最长赔偿30年;但是,60周岁以上的,不超过15年;70周岁以上的,不超过5年。

  (六)残疾用具费:因残疾需要配置补偿功能器具的,凭医疗机构证明,按照普及型器具的费用计算。

  (八)被扶养人生活费:以死者生前或者残疾者丧失劳动能力前实际扶养且没有劳动能力的人为限,按照其户籍所在地或者居所地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计算。对不满16周岁的,扶养到16周岁。对年满16周岁但无劳动能力的,扶养20年;但是,60周岁以上的,不超过15年;70周岁以上的,不超过5年。

  (十)住宿费:按照医疗事故发生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住宿补助标准计算,凭据支付。

  (十一)精神损害抚慰金:按照医疗事故发生地居民年平均生活费计算。造成患者死亡的,赔偿年限最长不超过6年;造成患者残疾的,赔偿年限最长不超过3年。(《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五章第五十条)

  第二,确定医疗过失与造成的后果,从医疗机构也好或者做医生来讲,他所负责任的程度。

  由这三个因素出发,这次规定得比较细,一共是11个方面。一旦确定为医疗事故,将来的赔偿应包括,医疗费,包括病人的陪护费,包括病人在医院的就餐费,包括造成病人残疾以后,残疾的赔偿,以及造成残疾以后,他的残疾用具,病人的误工费,还有陪护人的交通费,病人从外地来的交通费,还包括了将来病人一旦死亡,或者残疾丧失劳动能力,他的16岁以下的孩子的抚养费,丧葬费,精神抚慰费,所以这个项目规定是比较详尽的。

  精神损失,现在是在民法里有这个内容。但考虑医疗机构或医务人员的医疗过失行为,对病人的身心造成损害,也包括他精神的损害,应该对他的精神损害进行赔偿。其标准,一般根据当地的平均的年生活水平,根据不同情况赔偿若干年。

博乐坊